“天才坠落”的成功观过时了

2018年05月11日 10:22   来源:北京日报

  昔日奥数天才,今成二本院校教书匠,算不算失败?近日,一篇名为《奥数天才坠落之后》的文章引发热议,有人嗟叹,浪费了大好天赋;有人声援,当个普通老师没什么不好。而“天才”本人付云皓则回应称,在脚踏实地处,活得很快乐很充实。

  “坠落”一词,与其说描绘的是付云皓的人生起伏,倒不如说是世俗期许的落差。天赋异禀,少年得志,而后泯然众人,在不少人眼中,付云皓就是现实版方仲永。近些年来,类似案例并不少见,诸如北大才子卖猪肉、清华状元当保安等。围观者众,讨论也多,但每每都“伤”意颇浓。仔细观之,“伤”字之后是一种非常流行的成功观:有名有利、惊天动地。如若不然,就是庸碌堕落的失败者。按照这样的逻辑,付云皓只应成为数学领域的大家,至于其是否感兴趣、有能力,以及个人际遇如何,通通没所谓。如此单一刻板的功利评价体系,显然相当简单粗暴。

  到底什么才算成功?答案怕是言人人殊。有人说,金榜题名、学优则仕;有人言,商海驰骋、扬名立万;也有人道,平淡最真、宁静致远……视角各异难有定论,但能断言的是,界定成功不只有一把尺子。从“奥数天才坠落”引发的争议不难看出,当今社会的成功观、价值观正在从单一走向多元,那些“非主流”的选择越来越被接纳。五年前,街头卖肉的陆步轩回北大演讲,几近哽咽地说“自己给母校丢了脸、抹了黑”。彼时,北大老校长许智宏回应称,“北大学生可以做科学家,也可以卖猪肉。”这样的表态,如今读来,更加感触良多。

  青年马克思曾写道,“我们的使命绝不是求得一个最足以炫耀的职业”。职业没有高低之分,成功没有固定标准。天才、名校的光环也好,功名、利禄的世俗也罢,都不应当是人生选择的负担。当下许多人对付云皓投以赞许,其实是对“走自己的路”的捍卫。更何况,干出经天纬地之事的人终究是少数,绝大部分人都是在平凡的岗位上奋斗一生,难不成全是失败者?无论是在“庙堂之高”,还是“江湖之远”,只要敬业、乐业,心有所向、素履以往,皆能够抵达自己那个版本的“成功”。反之,人生一世,若只为别人眼中的这好那好而奔波劳碌,岂不太过可惜太过被动?

  过往,成功路径相对单一,在种种现实考量之下,很多人会选择成为最大多数。大学选专业,什么热门填什么;毕业找工作,哪儿钱多奔哪儿去。再看今日,社会舞台空前广阔,各行各业皆有光明前景,这些,都提供着更多可能性,也容得下更多“任性”。“选己所爱”,听从兴趣的召唤,遵从内心的声音,都能大展身手、海阔天空。这是个体之福,又何尝不是社会进步?

  正所谓,立德立言,无问西东。开放包容的社会,本该参差百态。我们大可不必被单调刻板的成功观所蛊惑,在追名逐利中咂摸那些过时的陈腐味道。不畏人言、无愧社会,坚定地做自己,足矣。(晁星)

[责任编辑:翟文杰 ]